1. <meter id="wxjxz"><samp id="wxjxz"></samp></meter>
      <address id="wxjxz"><nav id="wxjxz"></nav></address>
    2. <menu id="wxjxz"><del id="wxjxz"></del></menu>

      <cite id="wxjxz"></cite>
    3. 蔚蓝棋牌

      專家言論

      當前位置:首頁> 專家言論
      發人深省!羅錫文院士:養殖業機械化研究在高校是空白
       作者:站長 日期:2019-5-22 9:21:11 人氣:853 標簽:專家言論   

      發人深省!羅錫文院士:養殖業機械化研究在高校是空白|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

      發人深省!羅錫文院士:養殖業機械化研究在高校是空白,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

      分享 |

      “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機械化。”60年前的1959年,這句話被毛澤東主席寫在了他親自撰寫的《黨內通信》中。由此,也拉開了新中國農業機械化快速發展的序幕。

        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北大荒建三江國家農業科技園區時強調,要把發展農業科技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大力推進農業機械化、智能化,給農業現代化插上科技的翅膀。

        此時,我國已成為世界第一農機生產大國和使用大國。

        然而,在體量極速擴充的同時,我國針對農業機械的自主創新能力是否夠強?國產農業機械能否滿足農業發展需求?我國農機制造和研發能力達到了何種程度?我國農業機械化的出路又在何方?

        不久前,在江蘇大學舉行的“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大力推進農業機械化、智能化’重要論述暨紀念毛澤東主席‘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機械化’著名論斷發表60周年報告會”上,與會專家學者就上述問題展開了討論。

        依賴進口的彈簧

        對于我國農業機械的發展歷史,已經深耕農業機械研究近半個世紀的中國工程院院士、華南農業大學教授羅錫文是很有發言權的。

        羅錫文與農業機械結緣是在1970年。那一年,他從華中工學院無線電技術專業畢業,并進入貴州省銅仁縣農機廠工作。也正是在那一年,大洋彼岸的美國,科研人員研發出了一項拖拉機動力換擋技術。而我國掌握這項技術,則是在44年后的2014年。此時,羅錫文已經是一名中國工程院院士了。

        中國農業機械化起步之晚,由此可見一斑。

        “雖然起步較晚,但近幾十年來,我國農業機械化的發展其實是很迅速的,也取得了很多成績。”采訪中,羅錫文表示,這種成績可以歸結為四個方面,即農機裝備總量增加、結構優化,農機作業水平大幅度提高,農機社會化服務組織快速發展,以及農機工業和農機產值直線上升發展。

        “以農機產值為例,20年前,我國的農機總產值加起來,還比不過國外的一家公司。但現在,我們已經是世界第一農機制造和使用大國了。”

        然而,“大國”并不意味著“強國”。

        在發言中,江蘇大學農業裝備學部執行主任毛罕平表示,當前,我國農業機械化還存在著各類農機產品發展不平衡,裝備無法適應多樣性的農藝需求的問題,很多經濟作物的主要生產環節至今尚無機可用。

        毛罕平曾聽國內某農機供應商說過這樣一個故事:此前,該供應商本以為中國的80馬力拖拉機在非洲已經很有競爭力了,但去贊比亞投標時他們才發現,印度生產的某些產品質量都比他們的好,價格也更加有優勢。

        去年,羅錫文曾針對拖拉機行業的技術現狀進行過調研。最終結果讓羅錫文有些吃驚:“在拖拉機技術領域,我們還有很多關鍵技術受制于人。”他說,比如國內拖拉機的柴油機高壓共軌系統,壓力最大只能達到1600帕,而超過1800帕的系統則都要從德國進口。

        “事實上,直到現在,我們的插秧機里面的很多彈簧都還必須由國外進口。”羅錫文說。

        “全程”與“全面”

        對于中國的農業機械現代化進程來說,2004年是一個需要被記住的日子。

        當年6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通過了《中國農業機械化促進法》。同年,中央財政開始實施對農民購買農業機械的財政補貼,至2015年,該項補貼已經達到了2364億元。

        “至2017年,我國主要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達到了66.24%。”發言中,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汪懋華說。

        對于這一數字,汪懋華其實是覺得有“問題”的。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的農業機械化,我將其稱作‘1.0版本’。在這一版本下,我們并不關注育種環節的機械化,不關注儲藏環節的機械化,只關注耕種收的機械化。我們的指標似乎也只有一個,那就是主要農作物的機械化耕種收的數字。”汪懋華說。

        采訪中,他表示,農業機械化未來的發展要朝向“全面全程機械化”,其中的“全程”指的便是關注農作物從育種到采后加工儲藏的全鏈條機械化。

        如果說“全程”機械化關注的是農作物生產的縱向鏈條,那么“全面機械化”則直指目前我國在農作物機械化生產中,作物品種不平衡的問題。

        “機械化方面,小麥已經超過90%,而蔬菜機械化中的移栽、收獲方面還基本上要靠人工,蔬菜機械化水平也只有25%左右,人工成本占用了整個生產成本的50%。”發言中,毛罕平用這樣一組數字,以點帶面地說明了我國農作物機械化程度的不均衡。


        對此,羅錫文表示,未來農業的全面機械化,首先是第一產業的全面機械化,即從糧食作物向經濟作物全面發展。同時,還包括第二產業的全面機械化,即從種植業向養殖業和加工業發展。

        “通過對世界上農業發達國家的觀察,我們會得出一個規律——當一個國家農業發展到一定程度后,養殖業就一定會超過種植業,荷蘭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羅錫文說,這就需要我們大幅度提高養殖業的機械化水平。

        “但請問,我們國內有多少高校在研究養殖業的機械化呢?

        對此,他自己的回答是:“幾乎沒有。”

        智能制造為農機智能化“打前哨”

        當我們完成了農業的“全面全程機械化”后,汪懋華覺得,下一步就要重點加強信息化的深入,以及新一代信息技術的融合發展,從而達到農業機械的智慧化,以及最終的智能化。

        需要強調的是,在采訪中,包括汪懋華在內的很多專家都認為,農業的機械化與智能化并不是截然分開的兩個階段,而是要在機械化的過程中,逐步加入智能化元素。正如羅錫文所指出的,“農業機械的智能化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它是一個過程,不是一個結果。”

        既然對于中國的農業機械化來說,智能化還有些遙遠,那么,有沒有目前需要做的“前哨性工作”呢?

        汪懋華將這一問題的答案定為制造業的智能制造。

        “要實現農業裝備的智能化,首先要實現相關制造業的智能化。只有我們的農機制造能力提高了,制造精度提上去了,我們才能安心推動農機領域的智能化。”他說。

        毛罕平也認為,對于農機裝備的發展而言,“大工業”的力量十分重要。

        “要借助大工業技術解決農機基礎材料問題。”他說,農機材料的復合性能要求較高,但各種極限工況都遠低于工程機械、礦山機械和航空航天等大工業材料的相關極限參數。因此,應該借助于大工業相關技術,針對實際工況進行定向研發,來提高農機耐磨延壽、輕量化方面的功能。

        工業和信息化部副巡視員錢明華則表示,在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內,工信部將著重推動的一項工作,便是推進全產業鏈的協同發展,優化農業機械裝備產業結構,加強農機裝備產業鏈上下游、零部件和整機企業協同攻關和深度對接。

        2018年12月,國務院發布了《關于加快推進農業機械化和農機裝備產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明確表示要推動農機裝備產業向高質量發展轉型,推動農業機械化向全程全面高質高效升級,走出一條中國特色農業機械化發展道路。

        “農機裝備的轉型升級,肯定是要涉及智能化的。”羅錫文說,當前,“十三五”規劃已近尾聲,他建議有關部門在“十四五”重大研發項目設計的時候,要考慮一些適用于現階段智能農機裝備發展的重大重點科研項目。

        “比如前面提到的高壓共軌技術,以及農業機械導航等,都可以作為未來的重大研究方向,對于農業裝備智能化的趨勢,我們也應該有一個清醒的認識。”羅錫文說。(陳彬 )


      來源:中機聯機經網

      發人深省!羅錫文院士:養殖業機械化研究在高校是空白|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

      發人深省!羅錫文院士:養殖業機械化研究在高校是空白,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

      版權所有@ 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 2018-2019
      主辦單位: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官方網站 http://www.orgnest.com 湘ICP備15020576號
      企業郵箱:admin@hnzb.org.cn 聯系電話:0731-84406545
      蔚蓝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