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wxjxz"><samp id="wxjxz"></samp></meter>
      <address id="wxjxz"><nav id="wxjxz"></nav></address>
    2. <menu id="wxjxz"><del id="wxjxz"></del></menu>

      <cite id="wxjxz"></cite>
    3. 蔚蓝棋牌

      精英訪談

      當前位置:首頁> 精英訪談
      跨國零部件在中國 于素杰:威伯科在中國經歷了三個重要階段,與我的成長高度契合
       作者:站長 日期:2019-5-14 16:40:17 人氣:872 標簽:精英訪談   

      跨國零部件在中國 于素杰:威伯科在中國經歷了三個重要階段,與我的成長高度契合|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

      跨國零部件在中國 于素杰:威伯科在中國經歷了三個重要階段,與我的成長高度契合,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

      分享 |

      近日,國際知名零部件巨頭采埃孚宣布,其以每股136.5美元收購全球領先的安全和效率供應商威伯科,收購價約70億美元。其實,早在2016年采埃孚就“盯”上威伯科,終于在2年后的2019年如愿。4月17日,正值2019年上海車展媒體日的第二天,《中國汽車報》記者從車展現場趕往位于上海的威伯科亞太總部,和威伯科亞太區總裁于素杰女士進行了一場“全面了解”威伯科中國的對話。

             3月28日,一則消息震驚汽車業界內外。國際知名零部件巨頭采埃孚宣布,其以每股136.5美元收購全球領先的安全和效率供應商威伯科,收購價約70億美元。其實,早在2016年采埃孚就“盯”上威伯科,終于在2年后的2019年如愿。

        為何威伯科讓采埃孚如此“望眼欲穿”?


        4月17日,正值2019年上海車展媒體日的第二天,《中國汽車報》記者從車展現場趕往位于上海的威伯科亞太總部,和威伯科亞太區總裁于素杰女士進行了一場“全面了解”威伯科中國的對話。

        威伯科于1996年進入中國,1999年3月于素杰就加入了威伯科。于素杰對記者說:“加入威伯科時,我擔任應用工程部經理一職,2005年開始擔任中國區業務總經理,負責中國區前端業務(包括銷售、技術支持、客戶服務),2011年起開始全面負責中國區(包括前端業務及生產、物流、質量等)。2014年7月,我正式負責威伯科亞太區。”

        在近2小時的采訪中,記者有一種強烈感受:于素杰在威伯科的履歷與威伯科中國的成長歷程有著極強的契合度。

        “著眼未來,助力自動駕駛落地,我們介入很早”


        “今年上海車展,零部件企業展出的主題非常鮮明——即A.C.E(自動駕駛、互聯和電動化)。在自動駕駛領域,企業都在往落地方向推進,不再是僅僅展出demo和技術了。”于素杰如是說。

        對于自動駕駛未來發展,于素杰很有見地。

        “自動駕駛不是一蹴而就的,從有人到無人,根據不同的應用場景對安全和效率的不同要求,不同等級的自動駕駛對功能安全、系統配置也有著不同的要求。我們需要根據應用場景一步步的進行功能開發和驗證,這個過程需要經驗累積,所以在‘展示’階段的努力是必要和有效的。”于素杰對記者說,自動駕駛需要軟件和硬件的配合,既需要強大的“大腦”來實現感知和決策,也需要“小腦”和“肢體”來實現控制和執行,兩者同樣重要。

        對于自動駕駛,威伯科一直抱著非常樂觀和積極的心態,很早介入這一領域(感知、決策和執行)。“感知方案、決策方案和執行方案(發動、制動、轉向)有機結合,能夠實現感知決策和制動系統的雙向溝通,同時也需要一個簡單的制動系統接口給感知決策系統。而且該接口應該是面向不同類型企業(雷達、自動駕駛決策方案提供者、整車企業等),這樣使得將來容易制定相應標準以及檢驗。此外,數據在整個系統方案設計中至關重要,包括車輛本身和外部環境的數據,這些數據不僅可以支持仿真和優化算法,而且有利于提高車隊管理的運行效率。”于素杰很有信心地表示,在這些方面,威伯科有技術優勢。


        威伯科在自動駕駛領域確實頗有建樹。威伯科基于自身在制動方面的領先技術和多年積累的應用經驗,推出了ADOPT自動駕駛智能開放平臺。去年IAA(漢諾威商用車展),威伯科還推出了“Mobilizing Vehicle Intelligence”的新的品牌宣言,即如何推進自動駕駛、提升道路安全、賦能車隊和打造綠色交通。于素杰坦言,在車展上看到同行公司展示的技術時,自己會有很強的共鳴感。

        當記者提及目前自動駕駛落地功能很有可能主要率先應用于商用車及在交通流量和復雜性相對較低的場景(如機場、工廠、農場等)時,于素杰很是贊同。她認為,一是市場需求拉動,自動駕駛在商用車行業有更明顯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二是商用車應用場景相對簡單,容易實現自動駕駛。三是配套技術逐漸成熟,包括運算能力、軟件支撐、傳感器技術進步及5G等。四是商用車自動駕駛更容易獲得政策和法規方面支持。所以,商用車的生態系統,在很大程度地容易促成自動駕駛的推進。

        可以想見,采埃孚看中威伯科,也是因為他們相信威伯科與采埃孚在自動駕駛領域有著非常強的協同效應。

        當記者提及2018年及2019年商用車市場變化時,于素杰介紹了一下變化下的背景。在2017年增長的基礎上,去年商用車市場有所回落,但沒有想象的那么大,這是因為國標1589促成了2016年第四季度及2017年全年商用車市場的高速增長(30%以上),2018年以上政策影響逐漸消退,牽引車銷量明顯下滑,但國家基建又拉動了工程車的銷量,該勢頭延續到了今年一季度。她說:“去年商用車市場變化對威伯科影響不是特別大,主要是因為我們在中國發展的策略有很好的連續性,一是強化與客戶的戰略合作,擴大份額;二是不斷引進新技術,提升單車裝車價值;三是我們不斷拓展A.C.E新技術領域也帶來一些機會。”

        追求安全及效率 威伯科繼續保持健康增長


        威伯科是一家擁有150年歷史的全球領先的商用車制動控制系統和其他先進技術供應商。于素杰告訴記者,威伯科在商用車安全及效率方面擁有很強的實力,包括車輛動態控制(自動控制、傳動控制、懸掛控制及轉向控制等方面),主動式空氣懸架系統和車隊管理系統。


        目前威伯科中國處于一個非常健康的增長狀態,近年也是為長期的可持續發展布局頗多。以2018年為例:一是與一汽解放成立了合資公司,深化了與整車企業的合作;二是擁有了明確的自動駕駛策略,與百度達成了合作意向,推出了ADOPT自動駕駛開放平臺;三是繼續加大研發投入,開始建設濟南研發中心二期;四是ADB等一系列產品的國產化;五是在危化品、轎運車細分市場推出了掛車EBS,能夠保障運輸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六是取得了強勁的售后市場增長,推出了“智云”智能售后服務平臺。

        “無論是戰略布局,還是業務表現及與客戶的緊密度,2018年對我們來說是收獲滿滿的一年。”于素杰對2018年威伯科的戰績較為滿意。


        威伯科2019年第一季度表現不錯,繼續跑贏了市場。未來幾年,一系列法規的出臺也會利好威伯科的發展。于素杰告訴記者,隨著國家法規更注重主動安全和效率提升,及排放加嚴,2019、2020、2021年,國家會密集出臺一系列法規,例如營運客車開始要求加裝自動應急制動系統。營運客車前后橋全部要求加裝盤式制動器,掛車、卡車也會慢慢加入。電子制動系統和電子穩定性控制系統也會更多地在不同車型中搭載。這些技術的引入,除了使車輛更安全、更高效,也為未來自動駕駛做了鋪墊。

        當記者提及今年年初威伯科宣布給戴姆勒供應AMT時,于素杰說起了威伯科在AMT領域的優勢地位。據悉,1986年,商用車市場上第一個AMT技術,是威伯科和戴姆勒共同研發及產業化的。之后,戴姆勒幾次更新升級系統,威伯科都是它的供應商及開發伙伴。不止于戴姆勒,威伯科還是沃爾沃、大眾等整車企業的系統供應商。目前在歐洲,AMT的裝車率能夠達到85%以上,在北美也有40%的裝車率。

        “在中國,我們也很期待AMT市場接下來的發展狀況。”于素杰對記者說,隨著整車企業的積極推廣、售后服務的完善、用戶接受程度的提升及用戶對安全及效率的追求,還有自動駕駛的技術進步,未來AMT在中國的發展潛力巨大。

        中國汽車市場發展前景十分可期,但去年市場出現了歷史首降后整個行業略顯悲觀,威伯科對此有何考慮及應對策略?

        于素杰說:“未來客戶需求更加動態,市場變化更加快速,這就要求供應商擁有更強的敏感性去響應市場變化。基于這樣的預判,一是要更加細致管理成本,不僅從原材上和過程中降本,還要把降成本延展到所有業務流程的各個方面。二是保證質量。我們提出“三個不”,不接受不好的質量、不要生產不好的質量、不要傳遞不好的質量。三是數字化。我們進行智能化、數字化改造,提升工廠的生產和管理效率。去年我們還開發了一個電子服務平臺的APP。四是技術創新。A.C.E是一個不可逆轉的方向,對此,我們投入很多。舉例說,自動駕駛領域,現在我們全力以赴地支持整車客戶通過自動緊急制動法規的要求,我們也和開發伙伴就自動駕駛樣車進行實用性能的開發。在電動化方面,去年IAA展我們推出eTrailer——下一代電動掛車的原型車,也和日本電產株式會社(NIDEC)洽談合作,未來我們有望推出著眼未來的電動車橋。”

        此外,威伯科也擁有成熟的車隊管理系統。早在2016年,威伯科和G7成立了合資公司,推出掛車車隊解決方案。于素杰介紹,車隊管理系統和掛車EBS進行連接,能把車輛動態信號(比如有側翻趨勢信號)傳輸到車隊管理系統里,從而可以開發一個防側翻地圖。目前G7防側翻地圖在行業里影響挺大。合資公司的掛車車隊管理系統解決方案已經走出中國,韓國和日本等國車隊也在嘗試使用。

        威伯科在中國經歷三個重要階段

        談起威伯科及其在中國的發展,于素杰如數家珍。

        威伯科在中國第一家合資公司成立于1996年3月,正好比于素杰加入的時間早了3年。她對記者說:“一開始進入中國,威伯科的這家合資公司規模非常小,年銷售額不過幾百萬元人民幣。如今,我們年銷售額近三十億元人民幣。在中國擁有5家工廠,員工超過1800人,已擁有完善公司組織架構。”

        回憶過往,于素杰發現,威伯科在中國發展經歷了三個重要的歷史階段,時間上也與她個人在威伯科的成長階段高度契合。公司的發展,為個人的職業發展提供了最好的平臺和契機。

        第一個階段,本土化。

          當時威伯科下定決心,本土化要么不做,要做就全心全意地做。“我們不要從總部引進產品過來,在中國銷售進口產品,這樣是做不成的,也做不大。客戶也要求我們國產化,這樣可以做到在市場變動的情況下保證供應。所以,本土化是威伯科這個階段的重點,為此我們開發國內供應鏈、提升本土管理質量,吸納本土技術人才進行應用開發。”于素杰如是表述。  

          第二個階段,為中國而設計。  

          隨著中國商用車市場的成熟,中國客戶有更多特殊的需求,畢竟中國道路情況、應用場景、司機駕駛習慣都不一樣。比如,中國有些駕駛環境對零件密封性要求特別高;有些地方不需要在其他市場需要的冗余系統,其在產品功能上會有所加減。這個階段,威伯科中國研發力量得到進一步強化。除了應用工程外,又增加了一些設計和本土(道路)實驗。  

          第三個階段,中國設計,服務全球。  

          這是從3年前開始的。實際上,這一發展思路正好與中國在A.C.E領域發展比較領先相輔相成。近幾年國家產業政策也十分支持A.C.E,為其創造了一個良好的環境和氛圍。比如,威伯科第二代電驅動空壓機,是中國工程師的創意,在中國設計開發,現已出口印度、韓國等國家。自動駕駛領域也是如此。

        威伯科三大戰略是,技術領先、全球化(本土化)、卓越執行。于素杰進一步介紹,威伯科亞太區如何實施本土化戰略的。她說:“我們盡量讓亞太區管理層全部本土化,但研發恰恰相反,目前威伯科亞太區研發總監是一位德國人,他曾是威伯科AMT項目的總工程師。我特意從威伯科德國請過來的,用全球最好的研發人才帶領本地研發力量的成長。”于素杰認為,是時候要在高端技術領域,包括軟件開發、系統開發強化本地能力了。“這一階段,我們需要在新技術上與歐洲創新中心連接更加密切。今年我們還會創立‘產品創新團隊’,這將是威伯科全球創新團隊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們今年還會加大新技術的投入,尤其是在系統解決方案,包括AMT等。”她說道。

        威伯科中國一直跑贏市場 “信任”很關鍵

        在汽車行業,中國人能夠擔任跨國公司高層向來很少,女性更是寥寥無幾。于素杰能夠擔任威伯科亞太區總裁,讓人敬佩。

        于素杰是如何做到的,她給記者一個關鍵詞:“信任。”

        剛加入威伯科時,總部就把于素杰送到德國漢諾威培訓了三個半月,她印象特別深刻,當時見了27位老師。那時,威伯科剛剛進入中國,ABS、EBS、ECAS(電控空氣懸掛系統)等產品也是剛剛引入中國,威伯科所有產品線,她全部培訓了一遍,每天都在記筆記。那時在德國,于素杰白天培訓、晚上翻譯產品資料。為了更好地與中國客戶溝通,于素杰需要把ABS軟件翻譯成中文,她的第一臺電腦就是因為要翻譯讓公司配的。當時去做ABS測試,她經常為了看診斷軟件是不是好的,自己鉆進車底下,也經常下地溝,看ECAS怎么標定、診斷,有的時候,客車里面要診斷,因為要接電腦,沒有合適的地方要坐,她曾經坐到行李廂里做測試。……當時,很多外國同事和于素杰一起工作,他們認為這個中國姑娘,比較靠譜、比較肯干,慢慢的就建立起“信任”,總部也打消了原來的顧慮。

        近十多年來,威伯科中國持續跑贏市場,基本保持每年兩位數增長。在記者看來,這個業績相當有說服力。隨后,于素杰對記者說到一個細節,足以說明威伯科集團對中國市場的重視。

        她說:“包括威伯科全球CEO在內,CEO、CFO、CTO等所有全球高管曾經在一起做了一個星期的研討會,討論的主題就是威伯科怎么做中國業務,應該有什么樣的戰略、策略、路徑,中國自動駕駛怎么辦。ADOPT的雛形,就是那一周研討會的一個成果。大市場環境加上公司內部的一些驅動,造就威伯科中國的快速發展。”

        在采訪中,于素杰承認,“過往每一項重大決策的推進都充滿挑戰,針對中國區發展的一些重要決策推進,威伯科集團的高層會有很多爭論,甚至是針鋒相對。”于素杰對記者說,往往那個時候,我們要邏輯清晰地把自己的思路表達出來,一起商量得到一個更加準確決策,這樣事情才能向前推進。

        “經常有同事說,你的英語水平不錯。我開玩笑說,這都是在決策會議上爭論練出來的。”于素杰認為,做為高管,我們要像下棋一樣,先有預判,而且還要勇于提出觀點并且為之承受壓力和承擔結果。新的觀點往往別人會挑戰你,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一定要勇于站在前面,堅持正確的方向。

        在企業發展的過程當中,不能搞個人英雄主義,一定要靠團隊的力量。于素杰經常說:“威伯科是一家提供技術解決方案的供應商,更要靠團隊合作。”


        “威伯科中國怎么開始的,怎么持續成功的?我越琢磨越覺得,在文化建設上,威伯科CEO真的很英明。”于素杰對記者說,威伯科在中國的持續增長,離不開威伯科所提倡的PACE文化——熱情、預見力、創造力、執行力。“威伯科內部一致認為,威伯科的差異化競爭最重要的體現,是在人,在文化建設上。”于素杰這樣總結。

        采訪中,于素杰的熱情、洞見以及處處體現出的對于創造和卓越執行的身體力行,也許很好的說明了,為什么她能夠贏得信任、一步步到達職業生涯新的高度。(黃霞)


      來源:中機聯機經網


      跨國零部件在中國 于素杰:威伯科在中國經歷了三個重要階段,與我的成長高度契合|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

      跨國零部件在中國 于素杰:威伯科在中國經歷了三個重要階段,與我的成長高度契合,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

      版權所有@ 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 2018-2019
      主辦單位:湖南省機械工業協會官方網站 http://www.orgnest.com 湘ICP備15020576號
      企業郵箱:admin@hnzb.org.cn 聯系電話:0731-84406545
      蔚蓝棋牌